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

微信二维码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公司名称:365足球外围投注网站有限公司
销售中心:
销售传真:
联系人:
手机:
公司地址: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> 正文新闻资讯

小说:盘古开辟五片大陆而墟洞是唯一通道由天

发布时间:2019-01-13 丨 阅读次数:

小说:盘古开辟五片大陆而墟洞是唯一通道由天

这个世界是没有实体的。

传说中,自从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以来,神魂不灭,化作五片大陆。分为鸿蒙、星斗、敖莱、通灵以及鹿光。

这五片大陆虽处于同一次元,但每一处之间都仿佛隔着一道鸿沟,其中空间交错复杂,强劲的乱流仿佛一颗颗洪荒巨兽的利齿,将擅自闯入领地的一切无情撕碎。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处地方,可以通向五片大陆。

在九万丈的高空之上,有一层被称为虚空镜面的神秘能量,它是有序世界与混沌的分界线,它的外面就是浩瀚无垠的宇宙。所有的云彩仿佛会受到一股牵引力,源源不断地聚向一处地方,渐渐地,那里形成了一处巨大的墟洞,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漩涡,所有的云就盘踞在那里,终年不散······

没有人知道那处地方的具体方位,仅仅只是留下一个流传了近千年的传说:在墟洞里面有一株参天巨树,盘杂交错的树根蕴含着上古诸神留下来的洪荒神力。它以风为息,以云为壤,琼浆为饮,以日月星光福泽天下。相传它是由盘古大神的遗骨所化,掌管着世间万物的法则。

人们称之为——六道神树。

而所有的传说,就是从这株六道神树开始讲起。

六道神树有近百丈高,共有六根大分支,代表着六道,另有一千六百零一根小分支,代表着世间的种族延续。神树的周围非但没有一丝尘垢,还闪烁着美得窒息的七色光彩,清风从四面八方合围,被神树的巨大树冠包裹而进,翡翠般的树叶便会绽放出一丝奇异的光亮,粗壮的树干便发出一阵雄浑的嗡鸣,每一片叶子上就会凝上几滴水露,汇聚成涓涓细流积攒到树根。风每吹过一次,神树的树叶就会亮一次,树干就会嗡鸣一次,就会产生更多的水。

这里便是世间所有水的源头,也是灵的源头,更是生命的源头。

没有人目睹过这株神树的真容。

相传,这棵神树旁有一天女若寒相伴。她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闲则在神树下参禅悟道,将所得的感悟及修行之法编写成天书壹拾叁卷传入尘世,开创了盛大的道宗,而天女若寒也被世人尊为“道祖”。虽然天书表面看上去只是记录了一些修行之法及感悟,但其中的每一字、每一句都蕴含着十分深奥的道义,更隐藏着这个世界的秘密,一个十分可怕的秘密······

五千年前。

混沌世界依旧没有任何变化,星辰按着轨迹不停地运转着,有序世界那时还没有分为五块大陆,而是一个天圆地方的整体,一切如初。可就在这千篇一律的黑暗里,一团璀璨圣洁的金色火焰却打破了以往的宁静。它飞行的速度极快,而且完全不按照任何规律,就像是不受到世界法则约束外来物,恐怖的高温将宇宙炙烤成一片炽热。金色火焰所到之处皆被焚烧得化作虚无,一道绚丽的火尾就像是一柄极其锋利的刃具,将空间切割得支离破碎,空间的碰撞将混沌世界搅得天翻地覆,仿佛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它。无数的星辰被击成碎渣,被破碎的空间尽数吞下,就此湮灭。

最先感知到一切的便是天女若寒。

在她的感知中,这团金色火焰就像是有着摧枯拉朽的力量,掠过浩瀚的混沌,朝着有序世界的中心逼近。得享神道的若寒算出这团金色火焰的出现并不是偶然,而是冥冥之中便已注定了的变化,这便是有序世界的第一次裂变!

仅仅只是瞬息之间,这团金色火焰就已到达虚空镜面,璀璨的星河里不知不觉地多了一颗极为特别的金星。可这颗星辰却不会遵循着六道神树的法则,狠狠地冲击着两个世界的边界。既然不属于世间六道,这虚空镜面自然也拦不住它,仅仅产生了几丝波纹,就像是雨后的湖面上的细微涟漪,金色火焰便已穿过虚空镜面,来到了另一个世界?——有序世界。

渐渐地,若寒发现,这不仅是一团火焰,而是一颗巨大的陨石。陨石从天际落下,带着近乎超出若寒想象的恐怖力量碰撞在大地上,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插进东神洲!完整的大地顿时爆裂,并且有一种无形的迫力将破碎的大地渐渐分离,处于五个不同的空间里。每一个空间的分界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界面,而是一个个独立的空间,没有谁能强行通过这层空间进入另一片大陆,哪怕是至强的生命,擅自进入都会挫骨扬灰,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异象并没有就此消失,那块天外陨石在东土上落地生根,强大的力量拔起了一道通天火柱,将虚空镜面打穿了一个洞口!翻涌的火浪幻化成了一座孤峰,峰顶上还有着一颗奇异的怪石。这颗怪石大约三尺大小,光滑的表面就像是人工雕饰过的卵石,在怪石的正面隐隐有着类似阴阳鱼的诡异图腾。这便是传说中的通天石,也是可以通向五处大陆的唯一方法。

虽然天女若寒将自己所著的天书传入凡间,但流转到各个国家的仅仅只有壹拾贰卷,最为重要的第壹拾叁卷相传就藏在这通天石下!

金色火焰的力量打破虚空镜面,六道神树的灵力顺着这道细微的缝隙流入有序世界,水便从源头顺着这座孤峰流入下界。孤峰距离汤谷很近,太阳从汤谷昼升暮落,高温将水流的一部分化为蒸汽,终年萦绕在这座孤峰周围,所以它的存在并不显眼,生活在东神洲的原住民过了近千年的时间,才由一个采药的道人偶然发现了这座孤峰。由于这座孤峰雾气缭绕,永久不散,所以“雾峰”这个名字便流传了下来。

五千年过去了,传说终究是传说,没有人能登上雾峰,也就没有人看到过上面的风景。

只有一些强大的生命才会找到雾峰的所在,然后便没有了声迹。也许他们是找到了传说中的通天石,去观看那更为繁盛的美景,也许在雾峰中丢了性命,埋尸荒野。雾峰的秘密依旧是这个世界的密藏,就埋藏在一个神秘的地方,等待有人去挖掘。

雾峰峰顶。

这里靠近虚空镜面,所以太阳的光芒照不到这里,向穹顶望去便是一片永恒的夜空。璀璨的星辰闪烁着微弱的寒芒,就像是一颗颗碎钻,虽然没有那么光鲜,但却蕴藏着十分重要的价值。已经过了近千年,经过第一次裂变的有序世界已经渐渐恢复宁静。金色的火焰已经消散,但并没有消失。一簇微弱的火苗正在通天石上安静的燃烧着。仔细看去,其实那不是一簇火苗,而是一颗金色的蛋。蛋里面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,金色的光辉透过蛋壳照亮了整片峰顶!一个伟大的生命正在孕育而成,圣洁的光芒仿佛随着它的呼吸一明一灭。

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这颗金色的蛋上,突然迸现出一道裂痕!

紧接着,第二道、第三道裂痕接连爆开,霎时间,密密麻麻的裂纹蛛网般蔓延至整个金蛋,在一瞬间爆炸开来!

伴随着一声悠远的轻吟,一股神圣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。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刺破穹顶,瞬间穿入墟洞,将沉默的六道神树镀上了一层金箔。而六道神树仿佛也对此有所感应,碧若翡翠的树叶绽放出微微光亮,雄浑低沉的嗡鸣声好像在吟唱着远古的歌谣,透着历史的沧桑和威严。

光芒散尽,一只通体金色的幼龙缓缓地睁开了稚嫩的龙目,带着新奇的眼光看着这有序世界。还未成熟的龙须无风自动,在空气里缓缓漂浮着,强悍的龙息就像是火热的浪头,周围的土地和草坪瞬间变得一片干燥!也许这只幼龙不会明白,自己稚嫩的身体里究竟隐藏着多么巨大的能量,仅仅只需释放出零星一点,就可以将眼前的这个世界毁灭!

它安静地盘在通天石上,身上的光芒愈来愈盛。冥冥之中,它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它,而这种感应将会是它一生的羁绊。龙吟徐啸,幼龙缓缓起身,朝着雾峰下游去。

雾峰发源的溪流有千万条之多,流遍整座东神洲。但幼龙仅仅关注一条细流,就像是追随着什么东西似的,那种感觉越来越近,幼龙就不停地溯游着,哪怕迷失了方向。

时间慢慢流逝,幼龙顺着雾峰流淌下来的江河潜行了好久好久,感应的东西愈来愈近,直到一个硕大的木盆出现在眼前。

幼龙缓缓靠近木盆,龙躯盘上了盆边。里面是一团粗糙的麻布,露出的空隙塞了一些破旧的棉絮,在麻布和棉絮之间有什么东西活动着。幼龙用嘴衔开麻布一角,一个可爱的男婴赫然出现在它的眼前。

男婴大概四个月大,像是一个普通的孩子,如果说这孩子非要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,就是他的右臂上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,而且他并不像是一个对世界充满恐惧的新生儿,不哭不闹,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,最后看向了面前的幼龙,笑了。

按理来说,龙是仙物,寻常的生命看到龙族都会被那股恐怖的威压震住,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会化为飞灰。可这个孩子却没有一丝异样,胖乎乎的小手不停地伸向幼龙,咯咯地笑着。幼龙看着这个孩子,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隐隐间竟有一种想亲近他的冲动。纤细的龙身缠绕向婴孩肉肉的手臂,龙头轻轻蹭着他的胸口,龙须拂在他的鼻孔,弄得他打了一个大喷嚏。

就是这声喷嚏,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。

一个老道人伏在溪边,干枯的双手舀起一捧清流,滋润着干燥的唇舌。就在他刚刚解下腰间的葫芦时,一道稚嫩的声音传到耳畔。顺着声音望去,一个大木盆从上游缓缓漂流过来。老道人急忙冲进溪流将木盆截住,眼前的一幕让他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

一个四个月大的婴孩正瞪着乌黑的眼睛看着自己,面相极其可人,令老道人顿时心生喜欢。而且这个孩子的手臂上竟然缠绕着一只黄金幼龙,这一幕要是放到市井上去说估计没有人会相信,还会被当成一个招摇过市的疯子。但老道人却是看到了天方夜谭变成现实。

幼龙也注意到了老道人的眼光,清亮的龙吟之声不停地从它口中发出,像是在警告老道人些什么。

老道人一怔,似乎是听懂了幼龙的言语。旋即微微一笑,用沙哑的嗓音缓缓说道:“我对你的朋友没有恶意······”

幼龙清啸一声,算是回答。明亮的龙目仿佛减轻了一丝敌意。

“但是你现在太过弱小,还不能保护你的朋友。”老道人思忖了一阵,说道:“他是人,而你是仙。你养活不了他······”

幼龙看向老道人,龙吟之中似乎有着一丝询问的味道。

老道人看着木盆中的婴儿,骨骼精奇,是难得一遇的百年奇才,再加上这娃娃面相清秀,老道人的心里是愈发的喜欢。

“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,这么可爱,怎会有父母如此狠心?”

“这娃娃与我有缘,不如就交给贫道来抚养吧?”

幼龙沉默了一阵,像是下定了决心,金色的身体蓦然发亮,围绕着木盆里的孩童发着奇怪的吟唱,就像是祭祀前的咒语,庄严而神秘。下一刻,一道温和的金光轻柔地点在了他的额上,留下了一个神秘的符文图腾,仅仅闪烁了几次便渐渐隐去。幼龙看着婴孩,婴孩也在看着幼龙。道人说的没错,一个是人,一个是仙,如果没有相当的力量就不会有什么好处,甚至会引来天劫!

时间缓缓流逝,到了幼龙非走不可的时候,它再看了婴孩最后一眼,向着老道人轻吟几声后便金光大放,盘旋着飞向天际。

老道人目送着幼龙飞远后,像是自言自语似的,念叨着:以后你们会再相见的。小心翼翼地把幼童抱出木盆,看着他清秀的面容出神。男婴也看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,衣服虽然陈旧,倒也还算整洁,和蔼的面相看上去仙风道骨,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。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,幼童没有哭,反倒笑了。

老道人一愣,旋即会心一笑,这娃娃灵气十足,日后晓以礼法道义,必能成就大器。

“今天开始,你便是我的徒弟。”老道人笑道:“你无名无姓,我便给你起一个名字吧,既然你从江河漂流而来······”

“就叫你江流儿吧······”

本文来自小说《寻天记》

Copyright © 2018 365足球外围投注网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 销售中心:
传真: E-mail:
客服头部

网站二维码